权威刑事律师网站

专注刑案 铸造经典

咨询热线:

13507967444(曾律师)

咨询热线:

18170623218(钟律师)

    当前位置:江西刑事辩护律师网 >亲办案例 >经济犯罪 >经济犯罪经济犯罪经济犯罪经济犯罪经济犯罪经济犯罪 >浏览文章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 刑法专家认为不构罪

发布时间:2019/9/19 8:45:37  点击数: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  刑法专家认为不构罪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专家称实名制下倒卖车票罪废除利 大于弊
9月10日,刘金福倒卖车票案在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
通过抢票软件帮人代购车票是否属于职业票贩子? 9月17日,国内引人注目的江西刘金福倒卖车票案在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宣判,今年30岁的刘金福因倒卖车票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124万元,没收犯罪所得31万元和犯罪工具(包含电脑和手机)。
“这样重的判决加上天价罚金,让一家人怎么活啊?”刘金福的小姨尹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欲哭无泪。
累计倒票705张票面价值25万元
尹女士介绍,刘金福是江西井冈山人,以前在浙江打工,后来返回江西创业。“他购买了抢票软件,请了很多朋友帮忙宣传,前后帮人代购车票做了一年多时间,也就挣了20多万元……”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  刑法专家认为不构罪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专家称实名制下倒卖车票罪废除利 大于弊
今年2月,铁路警方在井冈山市抓获29岁犯罪嫌疑人刘金福
据赣州铁路警方披露,今年2月11日晚,警方在井冈山市一小区内将正在使用抢票软件抢购车票的29岁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抓获,当场在电脑上查缴火车票网上订单100余张,用于倒票的电脑2台,手机2部。警方认为这是一起利用抢票软件在网上恶意抢票加价兜售的特大网络倒卖火车票案,刘某某通过微信、QQ、支付宝等向旅客发布抢购车票信息,在春运等高峰时段,最高收取150元劳务费。据警方调查,刘某某在2019年春节前后通过抢票软件累计倒卖车票705张,累计票面价值25万余元。
2019年3月,刘金福被南昌铁路运输检察院批捕,6月26日被移送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审查起诉。据了解,刘金福因为经常能抢票成功,很多人都找他代购车票,他因此萌生了专门做代购生意的念头,花费2万元以包年包月等形式购买了抢票软件,在网上发布信息,帮人代购车票。
患癌父亲病重 母亲情绪几度失控
尹女士介绍,刘金福的父亲今年60岁,原先在垦殖场工作,下岗后和妻子在陶瓷厂打工。独子出事后,成了夫妻俩的心病,刘金福的父亲郁闷交加,加上积劳成疾,被查出肺部腺癌,两个月前才做了手术和化疗。刘金福的母亲因为常年在陶瓷厂打包装箱工作,膝盖落下病根,不能下蹲,后来转岗去当环卫工,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
“为什么携程、飞猪网就可以抢票,我们抢票就是犯罪呢,这样的判决公平吗?法院判决后,我不得不通知了我姐和姐夫,他们俩都快疯掉了,姐夫病重,到现在都没敢告诉他患癌,他这个人本来就心思重,经常一个人闷在心里,我真怕他憋出更多病来……”尹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姐姐身体也不好,“她的甲状腺有病变,原本就在这两天要做手术的,但现在家里是这个状况,她还得在医院病房照顾病重的姐夫……”提前姐姐一家的遭际,尹女士直落泪,她非常担心姐姐姐夫会想不开……
“这样判决,还要罚124万,我们哪有这笔钱啊?”刘金福的母亲今年已经60岁,得知儿子被判刑,她的情绪几度失控。儿子刚出事那会儿,她和丈夫内心无法承受,一个多月整宿睡不着。夫妻俩原本在陶瓷厂打工每月有七八千收入,因为儿子要创业,就把积蓄存在儿子手机的支付宝里,这些钱后来也被作为涉案资金被扣押。丈夫要做化疗,自己要做手术,还有给儿子四处申诉,已经借了妹妹五六万元,家里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下去。
倒票小伙被指很仔细很懂得节省
在尹女士眼里,姐姐一家节衣缩食都是老实本分人,刘金福更是很仔细很懂得节省的人,自己创业没想到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法院的判决等于毁了姐姐一家,毁了刘金福的幸福。刘金福谈了一个20多岁的女友,在医院药房工作,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因为刘金福的被判刑,有可能会棒打鸳鸯。案子开庭前,家人问过刘金福的女友,如果被判刑,是否愿意等他出狱,但她没有直接答复,现在家人还在等刘金福女友的回复。尹女士承认,为了刘金福的案子,她和姐姐包括刘金福的女友,没少付出,“我们一直在四处奔走,跑过很多部门,从南昌市到省上的检察院,甚至最高人民检察院,我们都递送过申辩材料,给各级检察长都写过信,但最终等来的还是这样的判决。”
刘金福的家人表示,将和律师商议,还有征求刘金福本人的意见,看最终决定是否继续上诉。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  刑法专家认为不构罪
江西小伙用抢票软件帮人抢票被判1年半罚金124万,专家称实名制下倒卖车票罪废除利 大于弊
刘金福的家人向南昌铁路运输检察院写信反映诉求获恢复
>>律师说法
量刑过重没有能力缴纳天价罚金
刘金福的辩护律师也曾表示,希望法庭考虑刘金福一家的特殊情况。刘金福系家中独子,母亲在其初中时就出了车祸,父亲也一直患有严重疾病,双亲一直身体不好,现也年事已高,更需要有人照顾,肯定法庭考虑刘金福家庭的特殊性,对其从轻处罚。
“刘金福利用软件代理客户购票,系民事代理法律行为,不属于倒卖车票行为。罚金124万元,显然不合理。”为刘金福做无罪辩护的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庆鸿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法院当天是去看守所宣判的,他准备9月20日去会见刘金福,暂不清楚刘金福是否决定上诉。但他认为,这个量刑判决太重,加上罚金非常重,估计刘金福应该会上诉。
有坦白情节是客户自愿付佣金
“这个案子这样判,这是天价罚金啊!”曾庆鸿表示,“《刑法》规定,按照票面金额的处罚结果,我是很不认同的。法院按照火车票票面金额来定罚金,虽有法律依据,但不符现代以违法所得为基数定罚金的刑法理念,也不符合实际,老百姓是接受不了的,而且刘金福也没有能力缴纳,这个立法我觉得要修改。“
同时,曾庆鸿也认为量刑过重。“刘金福具有坦白情节,而且是客户自愿支付佣金,刘的主观恶性有限,我原先预测判决1年有期徒刑较为合理,现在判处1年6个月,量刑偏重。这个倒卖车票够不够成犯罪都存在争议,这个案子如果有罪的话,那么,其他的携程、飞猪等网络的抢票,付费的平台,他们100%都构成犯罪,为什么这些网络平台加价收费代为抢票的就不构成犯罪,刘金福的行为却构成犯罪,刑法面前人人平等,这怎么体现人人平等啊!”
抢票收佣金不具有刑事违法性
曾庆鸿指出:首先,实名制火车票,不具有可倒卖性,实名制下代购车票的行为不具备法益侵犯性。刘金福始终没有取得火车票的所有权,不符先买后卖的倒卖火车票含义,无证代购火车票不等于倒卖车票。
其次,刘金福收取50元至150元的佣金,不具有刑事违法性。曾庆鸿表示:“铁路总公司的代售手续费规定不是法律。正常劳务费用标准无法律规定。”中国铁路总公司铁总价(2015)365号文件即《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明确铁路客票销售服务费和异地售票手续费收取政策的通知》,规定代售点收取铁路客票销售服务费的收费标准每张客票最高不得超过5元。该文件属于公司内部规章制度,不是法律规定,对外不具有约束力。
刘金福为客户代购火车票,事先告知佣金数额,客户同意后发身份信息、乘坐车次等给刘金福,收费标准公开、透明,客户自愿选择,完全不存在购票后坐地起价。况且,代购车票的劳务费标准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根据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原则,双方自愿约定的劳务费,何谈被害人财产利益受损,无论是5元,还是50元,甚至200元,均合法有效,具有法律约束力。
网上有偿抢票服务不算“黄牛”
曾庆鸿还特别指出,携程等第三方网络代购车票平台收取的手续费与本案具有同质性,其经营时间、代售客户数量、手续费远远大于刘金福。经查询,与刘金福从事同样业务的携程网、飞猪网、微信、高铁管家等正规软件均是利用第三方软件抢票,很多旅客为了提高成功率往往会同时在携程网等下单,在携程网抢票则会以加速包、加油包等形式收取费用(10-20元/个),且该加速包可无限叠加,现实中有很多旅客往往会购买上百元的加速包进行抢票。对于邮政企业收取相应的快递费以及携程网、飞猪网等第三方抢票网站以加油包、加速包等形式收取相应费用,迄今没有发现上述平台又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开报道,平台一直正常经营。对刘金福定罪处罚,有悖于刑法的平等性。
曾庆鸿认为,刘金福从事网上有偿抢票服务根本不算“黄牛”。“刘金福以客户的身份信息购票,车票的权益始终属于客户,未发生转移,不符合倒卖的本来含义。他利用软件抢票这样一种购票方式,法律未禁止。如果二审刘金福继续委托我代理,我仍坚持为他做无罪辩护!”
>>专家观点
实名制下倒卖车票罪是否应废除?
“这不单纯是抢票软件的问题这要看他抢票是实名代购,还是不记名加价卖出。”9月18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记名的车票,如果买来加价卖出,就是倒卖车票;如果是记名的,是事先委托,帮忙上网订票抢票,就不该被判刑。”
阮齐林表示,以前北京铁路公检法也处理过类似案例,司法机关对这种类型案件的定性一直有争议,存在分歧,这与立法无关,属于法律适用问题。此外,针对124万罚金,阮齐林表示,“他的违法所得被追缴,还要按照经营额并处罚金,这的确偏重,而且与其一年半的刑期不相适应。”
西北政法大学教授冉巨火认为,实名制下倒卖车票罪应予废除,因为实名制下代购车票的行为不具备法益侵犯性。实名制下有偿代购车票的行为并不符合倒卖车票罪的犯罪构成。实际上,实名制的实施不仅使得代购车票的行为已经不再符合倒卖车票罪的具体犯罪构成,而且也使得倒卖车票罪已经不再具有法益侵犯性。倒卖车票罪被规定在刑法分则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中,由此不难推导出立法者规定该罪的目的在于确保车票售购过程中的井然有序。倒卖车票行为的危害在于行为人每取得一张车票其他旅客就失去一次以正常价格购买的机会,但问题是火车票实行实名制,使得这些代购行为无论如何不会侵犯车票售购的秩序。既然如此,实名制后仍然将倒卖车票罪保留在刑法条文中就不具有正当性。
冉巨火认为,实名制下废除倒卖车票罪利大于弊,具体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有利于维护外来务工人员等弱势群体的自身利益。由于自身知识、技能、时间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使得诸如外来务工人员等弱势群体在春运大军中往往一票难求,一旦将倒卖车票罪废除后,一些专职的有偿代购机构势必应声而起,从而有效代偿铁路代售点不足带来的各种问题。二是一旦倒卖车票罪废除后,就会从体制上倒逼铁路部门提升自己的服务。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版权所有:江西刑事辩护律师网 邮箱:zengqinghong1985@163.com 法律咨询手机:13507967444

网站备案编号:赣ICP备110030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