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刑事律师网站

专注刑案 铸造经典

咨询热线:

13507967444(曾律师)

咨询热线:

18170623218(钟律师)

    当前位置:江西刑事辩护律师网 >刑事文选 >浏览文章

刷单套现行为的实务认定与刑法评析

发布时间:2020/6/19 11:48:35  点击数:

刷单套现行为的实务认定与刑法评析

刷单套现行为的实务认定与刑法评析

 

/刘良强

 

一、问题的提出

 

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高速发展,平台补贴已然成为电商打开市场、争抢用户的惯常做法。与此同时,刷单套现行为也随之而来且屡禁不止。从全国首例滴滴出行刷单套现案到天猫积分套现案、京东亿元刷单案,再到此伏彼起的淘宝、支付宝刷单套现案。这些案例中,行为人多是通过注册账户,领取代金券,虚构交易关系,通过软件或者平台等提现。

 

近年来,司法实务通常会将上述行为认定为犯罪。但是,刷单套现的行为多种多样,这种不加区分、一律入罪的做法,是否合理合法,是否真的能够保障经济的健康发展?本文以为,一律入罪的做法值得商榷。当然,本文只是一家之言,管窥之见,希望同仁前辈能够展开对此问题的研究讨论,以期对司法实务形成理论指引。

 

二、司法认定现状

 

能够检索到的有关代金券或者优惠券套现方面的实务案例并不多,现有案例中大多是以诈骗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实务中也有一些未对刷单套现人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这些案例主要涉及的是劳动争议纠纷。

 

(一)一般以诈骗罪处理,例外以合同诈骗罪、非法经营罪处罚

实务中,行为人通过虚假刷单领取代金券并套现的行为通常被作为诈骗罪来处罚,也有少数情况下以合同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来处罚。

 

1、诈骗罪

 

在成立诈骗罪的场合,即便行为人使用的方法有所区别,被害人也不一样,但是司法机关的裁判思路都是:客观上,行为人使用了虚假刷单交易的方法骗取了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主观上,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例如,(2019)浙01刑终986号刑事判决书认为,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虚假口碑店铺进行虚假刷单交易、骗取补贴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2019)浙01刑终878号刑事判决书认为,行为人与刷单司机自行购买虚拟手机号,通过编造乘客信息、虚构行程,利用被害公司针对新注册用户免费赠送代金券的优惠,将充值资金从客户端刷到司机端进行套现,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2018)沪0105刑初711号刑事判决书在裁判要旨处提到,行为人通过注册多个买家帐号,获取“拼多多”平台发放的优惠券,在涉案店铺内虚假下单并虚假确认收货,伪造交易痕迹,从而骗取“拼多多”平台发放的优惠券款,并通过店铺套现出来。

 

上述三个案例是针对优惠券或者代金券的套现,在涉及积分套现的情况下,也有实务案例将此行为认定为诈骗罪。如,(2016)京0105刑初1734号刑事判决书即认为,行为人在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美妆专营店及购物账户,虚假购物及发货,获取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返还的积分并将全部积分兑换套现,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2、合同诈骗罪

 

将刷单套现行为作为合同诈骗罪来处理,要求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必须具有合同关系,行为人必须是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的对方当事人的财物。

 

(2018)湘0922刑初453号刑事判决书便认为行为人构成合同诈骗罪。该案中,行为人利用自己系美团代理人的便利条件,以自己和他人的身份信息注册了虚假商铺并绑定银行卡作为结算账户,然后将这些虚假的商铺和地址发到微信群和QQ群里,让套取美团优惠券补贴款的人(俗称”刷单手”)使用美团优惠券和这些虚假的商铺进行虚假的交易,等虚假的交易完成后,美团在每笔交易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后,再将美团优惠券补贴款和消费本金返回给被告人注册的虚假商铺绑定的银行账户上,行为人从美团优惠券补贴款中抽取一定的比例后,再将剩余的补贴款和消费本金返回给刷单手。法院认为,行为人利用与被害人之间的合同关系,在合同签订和履行过程中采取欺骗手段,骗取被害人财物的行为,数额较大,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3、非法经营罪

 

非法经营罪本身就是一个兜底罪名,司法实践中以此罪名来处罚行为人的案例少之又少,笔者仅检索到(2018)湘0723刑初309号刑事判决书一例。

 

该裁判文书涉及的案例为,行为人通过利用专门的花呗套现平台系统,与代理商和码商共同进行花呗套现。套现客户通过花呗套现平台扫描代理商的二维码,用套现人员的花呗额度进行支付,填写好支付金额后提交到平台的后台,后台为这笔交易自动匹配一个收款商户,花呗为套现人员垫付的资金就会进入该商铺的收款支付宝账户中,完成一笔交易。法院最终认定,行为人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开设平台,为大量支付宝用户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帮助他人“花呗”套现,并从中获利,属于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扰乱市场经济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二)如果受害方没有报案或者行为人刷单套现的金额尚未达到刑事立案的标准,就不会作为犯罪来处理

 

这类案件中,行为人与受害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受害方以加油站、餐饮店、超市居多,最终的处理结果一般只是解除劳动关系或者返还套现金额。

 

行为人多是利用公司规则的漏洞,将公司发放的优惠券(代金券)套现。司法实务中,如果刷单套现的行为人与受害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法院一般都会支持受害方解除与行为人之间的劳动合同,很少会将行为人认定为犯罪。当然,司法机关没有对行为人进行刑事追究的主要原因是受害方没有报案以及行为人刷单套现的金额较少,尚未达到刑事立案的标准。

 

比如,(2016)湘03民终1150号民事判决书、(2018)苏0106民初9266号民事判决书、(2018)桂1402民初1068号民事判决书中,行为人均是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均存在利用加油违规套现、套电子券和套现充值返利的现象。在这些案件中,行为人在客户购买产品后会进行退货操作,然后使用自己加油卡中的优惠券操作购买产品,进行套现,套现金额均不超过千元。法院最终以行为人严重违反加油站的规章制度为由,支持受害方与行为人解除劳动合同。(2018)苏0213民初4482号民事判决书也以“行为人在支付宝满减活动期间,擅自帮顾客用支付宝分单购买礼品卡,以套取支付宝优惠金额,进而造成公司损失(涉案金额两千多)”为由,判决受害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符合法定程序。

 

此外,也有法院判决行为人返还套现金额的情况。(2018)辽0102民初4490号民事判决书便认为,被告存在用其男友优惠券套取现金的行为,该笔钱款应属以现金消费且不使用优惠券的顾客向原告支付的餐费,被告占有该笔钱款没有法律依据,并使原告遭受损失,被告自身获得利益,故被告该行为系属不当得利,对其所获利益应予返还。

 

三、司法认定的评析

 

从上述归纳可以看出,实务中对刷单套现行为主要是以诈骗罪(包括合同诈骗罪)进行处罚。但是这种司法认定的进路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刷单套现行为都成立诈骗罪,这种做法不仅有违诈骗罪的行为构造,而且会盲目加大诈骗罪的打击范围。所以,在对个案进行认定时,应当仔细考察行为人的行为是否符合诈骗罪的基本行为构造。

 

(一)被害人并不一定会产生错误认识,其对行为人的行为完全有可能是知情的

 

判断是否构成诈骗罪,需要考量行为人的行为有没有使得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我们可以看到,司法机关追诉行为人的案件中,被害人基本上都是淘宝、京东、美团、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他们有着完善的管理模式和先进的后台数据监控系统,有着强大的反作弊团队。很难说他们会陷入错误认识。

 

在一起淘宝刷单涉嫌诈骗案中,报案人证实,其通过后台数据监控,发现该活动有大量注册新号的流量出现,并对行为人何时开始进行大批的申请新号、在淘宝开通了多家店铺、专门上架商品等情况都了如指掌。也就是说,被害人对行为人的前后行为是完全掌握的,被害人并没有陷入错误认识。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刷单套现案中被害人都没有陷入错误认识。尤其是针对一些实力较弱的小微平台的刷单,这些平台本身或许还没有形成完备的数据监控系统,很难做到实时监控。

 

(二)被害人不一定是因为陷入错误认识才处分财产的

 

一旦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司法机关就会想当然地认为被害人是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财物的,很少去深入分析欺骗行为与处分财物之间是否具备因果关系。然而,被害人在错误的认识下实施处分行为又是成立诈骗罪的必备要件。厘清这一点,对于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诈骗罪至关重要。

 

在网络平台的刷单套现中,被害公司在推出新用户注册领代金券活动之时,就设置了活动规则,规定只有新注册的用户才能够领取代金券。在后台设置了相应规则之后,交易均是由智能系统自动操作完成。因为交易量巨大,这不是人工能够一一进行核对的。

 

后台的工作人员或者说负责安全运营维护的工作人员只是对用户领取代金券的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只有在发现异常时才会介入处理,包括对相关账户作停止活动参与资格、收回代金券或者封号。也就是说,当符合条件的用户领取代金券时,工作人员并不会以交易方的身份介入进来,也可以理解为用户是在同系统进行交易。系统是提前设置好的,只要用户行为符合平台规则的要求,智能系统就会自动将代金券发放给用户。

 

由此可见,用户交易并套现的行为应当是符合平台规则的实际要求的,否则,智能系统就不会在识别之后将代金券自动发放给用户。

 

(三)平台公司不一定遭受了损失

 

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是诈骗罪基本行为构造中的一环,如果缺少这一环,行为人就不能构成诈骗罪。在涉及网络平台的刷单套现中,在判断被害人有没有遭受损失时不能只看其是否损失了财产,还要看其推出的优惠活动的目的是什么。

 

行为人利用平台的规则去领取代金券,从表面上来看,是造成了平台的损失。但是深入分析之后,却发现并非如此。想要知道平台公司究竟有没有遭受损失,首先要厘清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平台公司推出的活动内容是什么,第二个问题是平台公司推出的活动目的是什么。

 

针对第一个问题,平台公司推出的活动的内容一般是注册一个新用户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代金券。也就是说,只要是平台的新用户都可以领取代金券。虽然部分行为人是利用购买的手机号去注册账号从而领取代金券,但是这些手机号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也不可能注册成功。包括淘宝、美团、京东等在内的平台,都不强制要求用户进行实名注册,只需要绑定手机号便可。由此可见,用户其实应当是一个个手机号,而不是一个个人。现实中也的确有许多人同时拥有多个手机号,从而拥有多个平台账号。不管是购买的手机号,还是用自己身份证实名办理的手机号,都是可以用来注册平台账号的,这是完全符合相应网络平台的现行规定的。因此,这些新的手机号完全可以用来注册平台账号从而获得代金券。既然平台公司推出这个活动的内容是新用户都可以领取一定数额的代金券,而行为人注册的也的确是新的账号,那么他们当然就能获得平台的代金券。这里不存在任何的法律障碍。

 

针对第二个问题,平台公司推出优惠活动的目的一般都是为了扩大营销,争夺客户资源。对于平台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带来精准的外部流量,至于是通过何种方式带来的并不重要。也就是说,不管你是疯狂发短信、霸屏朋友圈,还是狂轰剪贴板、到处撒传单,只要能够为平台宣传,都是符合其活动宗旨的。刷单套现案中的行为人经常会利用各种网络媒体(如QQ群、贴吧、微信群、微博等)对平台公司推出的活动进行大力宣传,这无疑使得更多的人知道了平台公司的存在,为平台贡献了流量。而且,这种方式给平台公司带来的宣传效果远远大于一般的推广。平台公司拿出钱来本就是要做推广,现在只不过是一部分人获得了更多的钱,但是平台公司也因此得到了更有效地宣传推广。因此,总体上看,平台公司不存在损失。

 

此外,有些平台公司推出活动本身就是为了从交易中抽取提成,无论交易关系是否真实,平台公司均会因交易的实际发生而获得原定比例的佣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很难说明平台公司遭受了财产损失。但是,实务中的部分裁判思路却径行认定行为人成立诈骗罪,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比如(2018)湘0922刑初453号刑事判决书便提到,虚假的交易完成后,三快公司(美团)在每笔交易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但是裁判者最终依然认定行为人成立诈骗罪。

 

结语

 

时至今日,刷单套现行为仍然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领域。司法者认为,刷单套现行为使得财产处于不可控的状态,又因这种行为动辄套现百万、千万,而主张对其予以严厉处罚。然而,就法律层面来说,刷单套现行为并非一定会契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而且,司法者深入了解之后或许会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刷单套现行为都是“情节恶劣”或者“社会危害性较大”。

 

社会的发展必然会带来新的问题,法律的及时回应固然是值得称颂,但是动辄用刑事手段予以制裁或许过于放大了刑法的作用。刑法的扩大化打击除了多建几所监狱之外,似乎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好的社会政策是最好的刑事政策,解决刷单套现行为的方法或许在惩罚之外。

来源:刑辩研修所

上一篇文章: 涉卖淫案件有利辩点整理

下一篇文章: 赌博罪与开设赌场罪的法律辨析

版权所有:江西刑事辩护律师网 邮箱:zengqinghong1985@163.com 法律咨询手机:13507967444

网站备案编号:赣ICP备11003047-1号